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爸爸们给个网站谢谢了 ,直接开车的动漫

    来源:伊犁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5 17:11

    1941年第二次长沙会战期间,为牵制中国军队南下支援,华北日军纠集五万余人,在鲤登行一少将的指挥下,在炮兵、骑兵、机械化兵及空军部队和伪军的协同配合,向中原腹地大举进犯。日军进展迅速,蜂拥冲过黄河后兵分三路向距黄河三十华里的郑州扑进,形成包围态势。 孙桐萱 日军来势汹汹,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12军军长孙桐萱闻报后,一面命令补充团长刘东海、辎重团团长秦依农急速率部出发阻击敌人,一面电令驻新郑的第81师师长贺粹之率部速到郑州增援,并令第20师师长周遵时、第22师师长张测民将河防任务暂时交游击部队和地方武装把守,速至郑州参战。大战打响时,郭宗正是集团军总司令部通讯营总机枪排排长。 10月2日,日军继续进逼郑州,并不时派出飞机来轰炸。中午12点钟,孙桐萱亲赴火线督战,鼓励官兵奋勇杀敌,将日军拒于郑州市外。在返回途中,孙桐萱亲眼目睹长春路、德化街一带已被敌机炸得房倒屋塌,断壁残垣,有的居民被炸死街头,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,昔日繁华的街市变得满目凄凉。孙桐萱看着这ー切,忧心如焚。 1940年的郑州街头 返回师部之后,孙桐萱觉得为了避免城市遭到更大破坏,减少军民的无畏牺牲,于是决定放弃郑州,与日军进行野外作战。当天中午,孙桐萱命第20师为正面在十八里河北构筑工事;命第22师为右翼在凤凰台构筑工事,左与第20师联系;命第81师为左翼在小李庄、黄岗寺构筑工事,右与第20师联系;转移时间待命。 下午4点钟,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再次发起进攻,逼近白庄、马坟、张庄、关虎屯,战斗打得非常激烈。孙桐萱下令各部坚守阵地,在黄昏前不能让日军进入郑州市区。激战一直持续到12点,全军放弃郑州空城,撤到新阵地继续作战,日军于10月4日攻占郑州城。 日军渡过黄河铁桥 10月5日凌晨,日军再次集中炮火、飞机数十架对第3集团军新的阵地狂轰滥炸。紧接着,日军装甲车、坦克配合步兵悉数出动,连续对第3集团军阵地进行猛攻。一直激战到黄昏,双方才停止大规模的战斗。接连数日的战斗,日军无法全歼第3集团军,鬼子锐气大减。 由此日军改变战略,不与第3集团军短兵相接,而是以炮火、飞机轰炸。守军虽死伤惨重,仍不肯后退。激战一直持续到12日,双方互有死伤。 日军炮兵渡黄河 10月12日,前方正在激战的各部队报称弹药告急,孙桐萱于是立刻向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汤恩伯求援。不久后,军械处芦鸿滨处长报告:由洛阳领回的弹药行至登封时被汤恩伯的第13军扣留了,汤恩伯说第3集团军擅弃郑州,如再退就将第3集团军就地消灭。孙桐萱一听火冒三丈,破口大骂:“汤恩伯欺人太甚,派兵打他王八蛋!” 参谋长唐邦植见总司令大发雷霆,于是急忙劝道:“荫亭(孙桐萱字),我们的遭遇如此,发牢骚又有何用,还是忍为上策。如今国难当头,我们还是以民族大局为重。至于弹药问题,我马上派人赴洛,往返经北路偃师运回,料无问题。” 守军士兵 10月13日之后,一连数日前线各部队要求增兵、拨付弹药的消息不断传来,但上面除了拨付少量弹药之外,一个援军都没有来。孙桐萱孤军奋战,开封的伪军还经常前来离间劝降,种种困扰萦绕心头,但孙桐萱还是坚持抗战到底没有动摇。激战一直持续到第13日,援兵依然未到。 14日凌晨,日军出动数十架飞机在第3集团军阵地上投弹扫射,企图摧毁阵地工事,日军步兵一波接着一波攻击,阵地渐渐被日军攻破。在此危急关头,孙桐萱不得已将学生营调出去支援。但前方还是不断催促求援,孙桐萱回复前方各部:“总部除了我和几名卫士之外,再无一兵一卒,现在我就去参加战斗,希望你们不要在有要求,只有死拼争取到最后胜利。” 当时孙桐萱考虑,目前援兵没有,粮食弹药不足,持久必遭失败,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,决心用自己的鲜血鼓舞士兵奋勇杀敌。 阻击日军 10月15日12点,孙桐萱各部发起全面进攻,只准前进不准后台,后退者无论官兵,立即枪决,誓把日军赶过黄河不罢休。第25师第58团团长王书鼎(河南淮阳人)在枪林弹雨中指挥官兵作战。走到第一营第三连阵地,连长贾本武挺身而出对王团长说:“按敌我兵器对比,敌人一个中队9挺机枪、2门步兵炮、9个掷弹筒,外加枪榴弹;而我们一个连,只有3挺机枪,士兵每人一支破烂杆子老套筒、湖北造,一个营抵不过日军一个中队,我们不如与鬼子拼刺刀。我打头阵,等我带全连挑起白刃战时,全团在一拥而上,围殴鬼子,必能杀他个片甲不留”王书鼎团长听后觉得有理,照准了贾本武连长的建议。 战斗打响后,贾连长率领全连官兵,每人携带4颗手榴弹带上刺刀,以跃进、匍匐、滚进的方式,接近日军阵地前沿。日军也不甘示弱,跳出战壕迎击。贾本武在喊投几个手榴弹后,第三连官兵全体扑向敌人,与日军拼起了白刃战。此时全团扑上与鬼子战在一起。激战中,贾本武连长刺死了一个鬼子后,将死者的枪摘下斜背在背上。贾连长在弯腰刺中第二个鬼子时,不防后面冲来个日本军官,双手举起东洋刀朝贾本武脊背砍去。 三八刺刀 此时,该连另一名弟兄眼看连长被一刀砍去,一个箭步过去,手疾眼快,猛地一刀,将鬼子军官砍死。事后,贾本武从背上摘下那支枪一看,发现枪筒上被砍了一道1厘米深的刀痕。若不是这支枪挡住,贾连长已经死在鬼子军官刀下了。 第58团与鬼子白刃战时,第81师战场也同时与日军展开激战,日军指挥部被第81师察觉,日军小林联队长被机枪打死。第22师在司赵一带利用起伏地形,歼敌骑兵一队。就在孙桐萱忧心如焚。忽然前方各部队胜利捷报纷纷报到司令部,孙桐萱获悉,喜出望外,精神大振。此时总司令即向各部队下达了反攻令。 缴获的日军毒气弹(孙桐萱摄) 10月28日,日军一队开始从从小潘庄渡口撤向开封,大部队则从京水向新乡撤退。第3集团军接踵追至黄河南岸,敌人大部撤到黄河北岸,船至河中心之敌,被轻重机枪的扫射,日军被击中船翻落水,仅有少数掩护部队,被悉数歼灭。敌指挥官鲤登在大庙压住阵脚,指挥部队渡河。由于追兵迅速,封锁了黄河南岸,迫使日军指挥官鲤登欲逃不得,被围困于大庙之中。 经过一昼夜的激战,日军被击溃向开封、新乡逃窜,孙桐萱建议调来大炮将大庙轰平,将鲤登炸死在庙中。但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要求活捉鲤登。29日拂晓,日军大量飞机赶来进行扫射、轰炸,保护庙中的鲤登等残部,进攻大庙的前方部队,连长、士兵阵亡过半。当时众将都建议用大炮轰炸大庙,将鬼子指挥官炸死在庙中,但卫立煌坚决要求活捉。最后,只得让地58团第1营第3连贾本武连长进攻大庙。 日军旅团长被困的大庙(孙桐萱摄) 贾本武接到命令后,利用河道阴影,悄悄接近了大庙北面阴影处,开始了摸索前进。到了庙基腰部为敌发觉,双方展开了激烈战斗。就在贾本武快接近鲤登躲藏的小庙房间时,突然发现一小型直升机在庙上空低飞微停,旋即飞过黄河。鲤登就这样逃出了大庙,保住了一条小命。贾本武杀进庙中,打死打伤日军数十人,俘虏27人,缴获步兵炮2门、机枪3挺、步枪30支,由于卫立煌非要活捉鲤登,导致负伤的鲤登被救走。鲤登被救走,成为此战最大的遗憾。 10月31日晚上8点钟,战斗终于结束,郑州被收复,全军开始清扫战场。此战第3集团军伤亡营长三人,连长以下军官27人,士兵1200余人。此战击毙日军小林联队长,日军少将指挥官鲤登返回新乡后因为伤重被调回日本。根据战斗情况和便衣回来汇报,日军伤亡约在2000人左右,俘虏日军30余人,缴获武器和军需品无数。由此,历时一个月零两天的郑州战役,自此结束。经过浴血奋战,沦陷了20多天的郑州被夺回。 缴获的日军通信鸽子和信件(孙桐萱摄) 血战郑州,这是一场难得的胜仗,以孙桐萱第3集团军为主力的守城部队,与日军血战一个多月,击毙日军小林联队长,炸伤日军少将旅团长鲤登,毙伤日伪军2000余人,收复了被日军占领20天的郑州城。但由于各种原因,此战一直鲜为人知。 1980年代,郭宗正在回忆中写下了这段经历,郑州之战的一些细节才被人们知晓。 参考文献:《正面战场·血战郑州》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40587505521763263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爸爸们给个网站谢谢了 ,直接开车的动漫 sitemap